Mandy

 

【凯歌衍生】【季林】【防不胜防番外】接风

阿穿用生命刷淘宝:

@暮星☆♪ 想看的修罗场,拖了一周,终于写完啦


林丛觉得自己不该来。
这是季白的接风party,原本就是季白的人际交往圈,所以出现前女友这样的存在也并不令人意外。
不不不,他并不是嫉妒,谁还没能有点过去呢?况且季白也当得起大部分的爱慕。
他也不需要承受现任和前任间被比较被评头论足的注目眼光,季白把他保护得很好,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季白在S市交到的好友。
因此当那个叫许诩的女孩安安静静地站在他面前说想和他单独聊聊时,他好像也不能拒绝。
没有理由没有立场拒绝。
并且他也知道他不该拒绝,他只是尴尬。
他从小就习惯于回避一切冲突或可能形成冲突的场合,因为知道在任何冲突中他都可能被迁怒,这让他习惯于用忍让或回避的方式处理问题。
尽管如今他已经极力摆脱自己这种惯性思维,但在面对这种场合他第一反应还是回避。
他想他不该来的,可是又庆幸他来了。
不管多不想,多不情愿,有些事不能逃避,不如早早面对。

季白的洗尘接风宴是在他们到L市的一周后才找到时间能让大家凑一块儿聚一聚。
之前那一周,他们刚巧得了个不大不小的案子,季白等于一回来就上了前线,在办公室里住了两天,案情找到眉目后又匆匆赶去郊县给嫌疑人布网,这么一折腾一周也就过去了。
季白回来那晚刚好是周末,他到家已经半夜,林丛在半梦半醒之间被人从背后整个圈住,迷迷糊糊地问:“忙完了?”
季白低声应了一声:“嗯。”
林丛转过身,放心地把自己埋进对方怀里,那人刚洗了澡,身上有浅浅的潮气和沐浴乳味。
季白在他眼睛上亲了亲:“睡吧。”
林丛“嗯”了一声,眼睛从头到尾没睁开过,伸出手搭在季白身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他们在床上赖到中午,谁也没想到刚安顿下来就连着好几天的分离,简直相思成灾恨不得把这一周时间都补偿回来。
尤其是季白颇有些愧疚没能好好陪着林丛度过适应期,不在家的时间里除了想念还混合着许多担心。但林丛每天的微信和电话都告诉他不必担心,他适应得很不错。
毕竟是初来乍到,分到他手里的全是案头工作和一些小事也没有安排加班,他就在下班后跟着同事稍稍出去转转了解一下当地风土人情。虽然季白不在,但还有猫六和家里一切都证明这个家依旧是他切切实实拥有的,所以也没什么身在异乡的惶恐不安。之前所担心可能会出现的孤独与焦虑都没发生,可能存在想象中的事情有时会过度担忧,一旦触摸到了真实的生活,心反而能定下来。
季白一颗心悬了一周,现在终于见到林丛又听他细细说了些日常琐事证明他的确适应良好,这颗心终于能放下。
于是他们便打算过个吃吃睡睡的逍遥周末,谁知下午就接到赵寒的电话说是晚上安排了接风宴,难得一个没事的周末再拖下去大家可能又没时间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季白如今重色轻友得厉害,根本不想离开林丛半步。
原本他们说好了季白的活动都让他自己去参加,一方面是因为此类活动都是熟人,又都是年轻人,现场必然又乱又吵,林丛对此类场合一向敬谢不敏,另一方面季白并不打算在这种场合下介绍林丛,他们的私人关系只需要一部分人知道就好,没必要人尽皆知,无端给林丛许多不必要的压力。
但偏偏是在这久别重逢的周末,要季白丢下林丛独自出去大半天简直如同酷刑。季白哀叹一声,想了又想,最后决定:“我还是推了吧。”
林丛难得见到英明神武杀伐果断的季队如此纠结,不免觉得好笑:“别推了,他们等你回来都等了好几个月了,你这么推了多伤人心。”
季白瞪他:“还笑,这还不是因为你。”
林丛笑得更厉害:“好好好,怪我怪我。”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尤其是这样毫无顾忌的大笑,特别纯粹而动人。
季白感觉自己的心被这笑容撩得发痒,忍不住凑上去讨了个吻。
这个吻十分温柔但也足够热情,林丛环抱住他,在亲吻间隙中轻声说:“我陪你去吧。”
季白摇头,亲吻便落在他林丛唇角:“不用,要不我去一下就回来。”
林丛追上他的嘴唇,声音模糊而急促:“我陪你去,我也舍不得你一个人去。”
季白笑了,收紧手臂让他们贴得更近,一声“好”就融化在了吻里。

就这样,林丛出席了季白的接风宴。在介绍他时,赵寒抢着说:“季三赵四林五,次序不能乱,你们得叫五哥。”
顿时“五哥”此起彼伏地响起,简直梁山好汉似的。
还有人笑着说:“四哥,你升级了啊。”
赵寒看了季白一眼,心有余悸地说:“我可不敢升级,不然我这赵四就要变成找死了。”
季白也笑,不紧不慢地说自己在S市多亏林丛照顾,所以干脆就把人骗回了L市。
“照顾我们老大,这我们得表示表示啊,”立刻有人举起来酒杯,“五哥我们走一个。”
林丛没推脱,可他手刚放上酒杯,季白已经不动声色地挡在他面前:“去去去,哪有这么急的,吃你的,待会儿少不了你喝的。”
季白发话正式开席,都是熟人一旦吃起喝起每个人都放得开,菜上齐了酒过三巡之后相互吐槽拼酒一个个都是冲着季白这个主角去的,也没什么人盯着林丛。
于是林丛反而彻底放松下来,怡然自得地观察起了四周人群。
他就是在这时注意到了许诩。
闹腾的包房里,男性占了大多数,女性一共也没几个,林丛知道姚檬和赵寒是一对,另外两个女同事是隔壁组的,唯独剩下那一个个子小小的黑衣女孩和他一样安静地坐在角落,手边不像姚檬那样是豪爽的酒杯而是茶杯,并不怎么说话,但仿佛也不觉得闷,自得地看着四周的人。
没人向林丛介绍过她,但他觉得她十分有趣,有一种找到同类的奇妙感觉。
他等着他们目光相遇,那他就可以和她打个招呼,不然这样看着一个女孩子未免有些不礼貌。
这时季白悄悄回到座位,低声抱怨了一句:“人心都玩疯了,队伍不好带了。”话是这么说,声音却是愉悦的。
林丛忍住笑给季白倒了点橙汁:“喝点甜的解酒。”
季白向来不嗜甜,但还是乖乖喝了半杯,他身上有酒气眼睛里却没有醉意,望向林丛的目光依旧明亮得像那夜的星光。
林丛的脸无端地一红,季白不动声色地替他拉了下衣领,林丛一低头避开他目光,季白便笑了出来,揽住他的肩转头看向还在拼酒的战场,愉快地说:“我看接下来还得接着第二场。”
林丛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赵寒猴子他们玩得正high,的确是一时半会儿都散不了场的样子。他撤回目光时却刚好撞上那女孩的目光,可他还来不及点头致意对方就低下了头,倒让他有些无措。
“看什么呢?”季白在他眼前挥了挥手。
“那个女孩子,”林丛用眼神示意,“挺有趣。”
季白看了一眼那方向,坦然说:“她是许诩,是挺有趣的,像个小怪物似的。”
林丛一怔,季白的语气听起来十分熟稔,但如果是那么熟的朋友没道理从来不曾提起过。
季白没注意他的沉默,顾自说下去:“说起来在缅甸那次还是她救了我的命。”
如果换了别人大概就要接上一句“你的救命恩人也不带我认识一下?”,但林丛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哦?”。
季白吐了口气,像是吐掉了些沉郁的往事,爽快地说:“下次介绍你们认识。”
林丛点点头:“好。”他又看向了许诩的方向,女孩显然已经恢复了镇定,抬头直视他,两人远远地点头致意。
不知为何他觉得许诩的目光有些复杂,并非寻常对待新朋友的礼貌致意,仿佛多了些什么但他一时半刻却也琢磨不透。
而实际上他也没有多少琢磨的时间,正如季白之前预测的那样,第二场转战去了KTV。稍微没那么熟的和家里还有事的都告辞了,第二场剩下的全是过命的兄弟,林丛稍微注意了下,许诩也在,依旧独自在角落捧着一瓶嘉士伯,百无聊赖的样子,偶尔姚檬过去才说上几句话。
明明是不爱热闹的人却坚持留下,看来季白的团队建设做得不错,生死相依的队友都共同进退。
林丛手里也一样拿着啤酒却一口没动,静静地看着一群喝high了的麦霸鬼哭狼嚎。
季白被拖走了去掷骰子,酒桌游戏永远不缺人起哄,仿佛是季白连输三把要罚酒,当即有人就喊着:“许诩快过来替你师父喝一杯。”
林丛的目光原本只望向季白,但这么一起哄,不由也看向了许诩。
许诩被乍一点名,先是一惊,然后连连摇头,简直尴尬得不行。身边姚檬跳起来:“我替师父喝!”
季白大力拍了那个起哄的人一下,周围人还在起哄:“老大,你躺医院那会儿许诩对你可真的没话说……”
包厢太吵,后面说什么林丛没听清,但也足够了。师父和徒弟,在警局这样的情侣组合实在不算少,但看样子他们并没有进一步的发展。
这样就能解释季白的熟稔和绝口不提,也能解释许诩的目光——他们眼神交汇时许诩本来是在看着季白的。
林丛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些本来自己不需要知道的事情,虽然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但终究是有些微妙的不自在。
他下意识地喝了一口啤酒,而那边季白完成了惩罚,拨开人群回到他身边。
“太吵了是不是?”季白在他身边坐下,挑挑拣拣找了块水果吃,然后趁着黑暗中无人注意,扣住他的手,低声说,“我去把单买了,然后我们就走吧。”
“不等他们了?”林丛问。
“他们估计得闹到两三点,通宵都有可能。”季白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我们还是回去二人世界吧。”
他的呼吸带着酒气,喷在耳边酥麻地痒,林丛忍不住躲了一下,用口型说“去吧”。
季白笑了笑,悄悄溜出去。
KTV总台离他们包厢不远,季白过去又点了一大堆酒水小吃,估摸着差不多足够大家尽兴了才掏出信用卡买单。
刚把信用卡塞回钱包里,就听见个柔柔细细的嗓子喊他名字,他一抬眼才发现许诩站在他面前,于是便笑了笑:“怎么,要回去了?”
许诩点点头:“太吵了,我先走了。”
季白把钱包收好了,顺口叮嘱了一句:“打车回去小心些,注意安全。”
许诩垂下头“嗯”了一声,又抬头看着他:“你也要回去了?”
“嗯,再不走他们要灌死我。”季白说着抬手看了一眼手表。
“赶时间?”
“没有。”这回季白终于看向了她,他突然意识到这次回来到现在他都没有好好地打量过她。
许诩变了一些,可能换了发型,但是女孩子的发型他从来都搞不清楚,总之好像哪里和以前不一样了。
“是要和林丛一起走吗?”许诩有些犹豫地说出这句话,但说完后勇敢地直视他,显然对她来说这不是一句疑问句。
季白愣了一下,他知道许诩有多善于观察,而且他也不想否认自己和林丛的关系,于是他笑了笑,简短地承认:“是。”
这本来是再简单不过的对话,只有当事人知道其中的含义。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都站着没动。
许诩低着头,又轻声问了一句:“他会替你点烟吗?”
季白摇摇头:“他陪我一起抽。”
许诩沉默几秒突然如释重负地笑了出来,然后说:“谢谢你。”
“嗯?”季白一时不解。
“我说过,以后你只是我师父,”许诩说,她好像真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了,“但还是要多谢你。”
“谢我什么?”季白莫名其妙。
“谢谢你没有找个漂亮姑娘来羞辱我。”许诩的语气完全是在开玩笑,但未必没有说实话。
许诩可以得不到他,没关系,感情的事情本来就不能勉强,但是如果季白找了个比她漂亮优秀的姑娘,不管他看上那姑娘哪一点,她都会觉得是自己不够漂亮优秀,输得难堪。可现在季白找到了林丛,这说明季白选人只看灵魂相契无关皮囊甚至都无关性别,那许诩便输得坦然再无遗憾。
只是这些复杂的女性心理季白永远不会明白,所以他只能笑笑:“其实你一直很漂亮。”
许诩笑得更开心:“师父,你说这话能不能真诚一点?”
两人都笑了,友好的会谈结束,下一步就是告别,季白下意识地往包厢门口看了一眼,却发现林丛就在包厢门口,安静地看着他。
许诩也注意到了林丛,友好地向他笑了笑,算是招呼。
林丛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也笑了笑。季白买单出来太久,他就出来看一眼,谁知道会撞到这一幕。
季白疾步向他走过来:“买完单了,我们走吧。”
“不和赵寒他们说一声?”林丛试图拖个时间差,至少不必和许诩坐同一部电梯。
可惜季白完全没有get到他的意思,随手拉住他:“说了就走不了了,等下我给他打个电话。”
于是林丛就被季白拉向了电梯,许诩向他伸出手:“你好,我是许诩。”
林丛与她握手,娇小的女孩子,个子才到他下巴,让他觉得十分惶恐,担心自己不当心就会伤害到她。或者,他已经伤害到她了?
幸好,电梯来得快,三人走进去,密闭空间,没人说话显得分外尴尬,这时候季白才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
他早该想到的,许诩敏锐林丛敏感,他们可能都意识到了对方的与众不同,虽然他十分坦荡,但也有些后悔没和林丛提前打个招呼,本来也没什么不可说的。他看了林丛一眼,有些担心林丛会多想,但要是在这时他说点什么,又仿佛只会把事情搞砸。
幸好电梯内时间不会太长,他有些庆幸地想。
不料在电梯门打开时许诩却开口了:“师父,我能不能和林丛单独说两句?”
季白一怔,本能地看向林丛并往他身边移动了一寸,林丛有些意外,但还是镇定地冲他点点头。于是季白也点点头:“你们聊,我去给赵寒打电话。”
他临走前悄悄拉了下林丛的手,林丛微笑着看着他走到不远处又不放心地回看他们,朝他挥挥手才收回目光低头看向许诩:“要去什么地方坐一下吗?”
许诩摇头:“不用,没几句话。”
她轻巧地走到路边的花坛,毫不介意地在花坛边上坐下,林丛也跟着坐在她身边。
午夜的街道车流稀少,夜风吹得树影摇晃沙沙的响声都听得清楚。他这时才注意到这城市的空气与S市的截然不同,仿佛带一点点微微的花香。林丛深深呼吸,看着空旷的街道,整个人都有些放空。
许诩双手撑在身体两边,十分放松,她仰头看着石青色的天空,女孩的声音细声细气:“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莫名其妙地想找你说话。”
林丛摇摇头,虽然许诩没看他,但他也没想说出来。
果然,许诩顾自就说下去了:“觉得奇怪也没关系,大家都觉得我挺奇怪的。”
林丛也抬头看天空,月亮极亮,连星空都被衬得黯淡。他轻轻地说:“我觉得你很有趣。”
许诩笑了,转头看他:“我也觉得你有趣,难怪季白会喜欢你。”
林丛从来没觉得自己有趣过,也不习惯把重点聚焦在自己身上,一时不好接话。
可能许诩以为他是不好意思承认与季白的关系,补了一句:“季白不喝甜饮料,如果不是你倒的橙汁,他一口都不会喝。”
她看着他,十分坦荡地说:“我以前做过一个表格,季白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他有哪些习惯偏好,我统统都记得。我把他当成研究的对象,了解他,学习他,但是我改变不了他。”她耸耸肩,无能为力的样子,“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处事方式,我都影响不了他。可能就是因为他不喜欢我吧。”
林丛低声跟了一句:“我没想过要改变他。”明明是他改变了我,他在心里补充说。
许诩笑出来:“是啊,你不需要改变他,可他会为了你去调整自己。他回来后的第一天我就发现他变了,直到今天看到你,我才明白,原来是这样。”她轻轻舒了一口气,不知道是感慨叹息还是如释重负。
“有些人就像风,他会推着你往前走,让你身不由己地跟着他前进,甚至会以为他会一直带着你走,可是实际上你再怎么努力都接不住他。”她伸出手对着空气虚虚接了接,“风停了,我该走自己的路了。”
“我和你说这些没别的意思,我喜欢过他,但不会一直喜欢下去。他还是我师父,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向他学,我花了很多努力才进的组所以我不会申请调组,我相信季白也不会把我调走。如果有人要说什么就让他们说,我不怕尴尬,但是我希望你不会误会。有些事情不如提前说清楚,总比事后解释要好。”许诩坦荡地看着他,小小的身躯里好像有很多能量。
林丛温和地说:“我不会误会的。”在许诩没说之前,他是尴尬,但那种尴尬更像是无意夺走了别人的东西才产生的莫名愧疚,哪怕其实本来就是他的。但现在,他好像没必要再愧疚了。
“是的,你不会。”许诩说,“我看出来了,你不是那种人。不过我觉得你太好人了,”她笑,“我刚说话的时候,感觉只要我一哭你就会把季白让出来了。”
林丛低低头,也许许诩说的没错,往常遇到差不多的情况,为了避免冲突和尴尬,他大概真的会拱手相让。但是季白不一样,并且他让他也变得不一样了。
“我不会让的。”林丛慢慢地说,“也没法让,季白是他自己的,就像你说的,没有人能按住他不让他走。但是,”他咬了咬嘴唇,“只要他还在我身边,我也不会放弃他。”
许诩跳下花坛:“哎,我不要听了,本来我有点嫉妒你,现在我嫉妒你们。”她开玩笑地说着,“那我先走啦。”
林丛看着她加快步子走向路边的出租车,上车前又回头向他挥手,他也挥挥手,转身才看到季白就在他身后不远处。
“我看你们聊完了就过来了。”季白说,向他伸出手。
林丛“嗯”了一声,牵住他的手:“我们走一会儿吧。”
“好。”季白干脆地答应。
街上没什么人,两人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拖着手走了一阵,感觉内心十分平静且温暖。
“怎么不问我刚才聊了什么?”林丛说。
“你希望我问吗?”季白反问,“是我不好,没和你提前说。”
“说什么?”
“应该没什么,但是她是我徒弟,又救了我,所以……”
普通暗恋他的女孩都不必提,但许诩毕竟是托付过性命的战友,总不能翻脸无情地说什么关系都没有。
“所以什么?”
“所以我就……哎,你故意的是不是?”季白把他往身边拽过来,想揽住他的腰,但林丛笑着躲开了。
“放心吧,我们都说开了,挺好的女孩,可惜了。”林丛说。
“可惜什么?我不觉得可惜。”许诩是个好女孩,但并不是他爱的人,于是错过也没什么可惜,她会找到更合适的人。
“可惜喜欢错了人。”林丛故意说,他也向空中虚虚伸出手,“她说你像风,永远也抓不到留不住。我觉得挺对的。”
季白按下他的手,扣住,慢慢地说:“你不需要留住风。”
“那风停了怎么办?”林丛转过头看他。
“风永远不会停,”季白凑近他抵住他额头,温暖鼻息扑在他脸上,“你发现了吗,呼吸也是风。”
如果他是风,他能强势席卷也能温柔撩拨,他的确不会被接住被留存但是他却能变成呼吸永久时刻地陪伴。
只要他愿意的话。
林丛闭上眼睛深深呼吸,空气中淡淡甜香立刻充满他整个肺部。
季白伸手轻轻拂过他眼睛,他为难地说:“怎么办,我想在这儿亲你。”
林丛没理他,径直吻了上去。
季白笑着回吻,并且抱紧了他。
夜风无限温柔地吹过,有风的夜晚总是完美的。

评论
热度(315)

© Ma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