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y

 

【凯歌】世间始终你好(21)

感动

二斤情丝绕:

接上篇(20)


————————————


北京国贸温莎KTV的豪华包间,剧组的几个人正在合唱《离歌》,吼得惊天动地,胡歌一直觉得这歌不是用来唱的,就是用来嚎叫的,他还是更喜欢《离人》这样温润细腻的歌。这样说起来,他跟王凯听歌的品味也是蛮像。其实今天剧组一个妹子神神秘秘地说要组局K歌的时候他并不想来,但是听说王凯也会来,就改主意了。


 


对于K歌胡歌这两年一直不怎么热心,一个是因为每次他都会被要求唱《风起时》,但每次唱起来心中都翻江倒海不是滋味。再一个是因为《跨界歌王》第二季的火热势头还没过去,再加上QQ音乐每天都在推荐王凯的翻唱专辑,几乎每次都会有朋友点他的歌来唱。胡歌窝在沙发角落看着王凯拿着麦克风深情款款的画面,心里总是甜甜的,又涩涩的,而他最不能忍受的是这么美好的画面总被朋友荒腔走板的声音破坏掉。


 


所以,今天来总能听到原装正版的了吧?胡歌本来满怀小期待,可是到了之后才发现自己被拖进坑里了,原来今天的局是给小祖哥办的惊喜生日趴。


 


等到小祖哥亮相,喊Surprise、熄灯、吹蜡烛、切蛋糕等一系列程序走完之后,大家起哄让寿星开嗓。小祖哥也不推却,拿了麦克风自己过去点歌。画面一出前奏一响大家就哄地一下叫起来了,小祖哥却特别淡定,走到大屏幕前面说:“这首《夕阳醉了》送给你们。”


 


胡歌觉得心里一紧,目光唰地看向王凯,见他捂了一下脸大笑了几声,朝小祖哥吼道:“我说我说,你能不能换个版本啊,别放跨界歌王这个行吗?我一看这个就想笑。你以前不都唱张学友那个版本的吗?我给你换去。”


 


小祖哥用不太标准的国语说:“只有在内地才有这个,当然要唱这个。”


 


王凯依然喊着不行不行,抬起屁股想挪到点歌电脑那里去换,立马被剧组里的几个妹子给拦下了。坐在不远处的胡歌却没有在意王凯跟几个姑娘的缠斗,而是被刚才他的一句话搞得呆住了,什么叫“你以前不都唱张学友那个版本……”


 


他挤过去把王凯从几个人的胳膊中间扯了出来,等到姑娘们都安心听歌没人注意他俩了,胡歌小声问:“你跟小祖哥以前就认识?”


 


“对啊,拍《决战双城》的时候认识的,他是那个组的摄影。”


 


“哦……”胡歌差点忘了,王凯早就跟香港导演合作过了,拍电影的经验其实比自己丰富多了。这片子今年5月就拍完了,但还没上映,他也只是从网上看到一些新闻和探班报道才知道王凯有演男二号,还有很多动作戏。原来小祖哥是那部片子的摄影,怪不得他们看起来很熟络。


 


明明一句话就解释清楚的事情,但是胡歌依然觉得不是滋味。王凯刚刚说“你之前都唱那个版本”,看来他们之前也经常出去玩,不知道每次小祖哥都唱这首歌有什么内涵,不知道每次他唱的时候,王凯又是什么反应。胡歌闷闷不乐地想着,断了联系的这漫长的时间里,王凯一定又结识了很多朋友,但他那个人啊,还是什么事都喜欢自己扛。他难过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哄他开心,他孤独的时候不知道是谁陪他解闷,他生病了受伤了,不知道是谁来给他递上一杯热茶,帮他掖好被子。想到此处,胡歌的醋劲儿反而淡了,升起一股淡淡的忧伤和悔意。要是我一直都在,那该多好。


 


他的思绪被一阵尖叫和掌声打断了,《夕阳醉了》已经进了间奏,大家都在叫好。小祖哥的声音的确好听,而且模仿能力很强,张学友式的几个颤音被他唱得像模像样。王凯一边鼓掌,一边转头对着胡歌的耳朵说:“你看看,这才是专业的。”


 


胡歌也凑到他耳朵边去,“凯哥,你唱得比他好多了!”


 


王凯笑起来,“别逗了,人家唱粤语歌那才是原汁原味,我就是照猫画虎。”


 


胡歌一本正经又比比划划地说:“你说,照着猫都能画出老虎来,那得多有才,那不比原汁原味厉害多了?他这就是模仿得好而已,你是真唱得好,特别好。”


 


王凯心里面早已经荡漾成了一朵花,努力憋着嘴不让自己笑得太得意。“你怎么不去当评委啊,那我每一季都能拿冠军。”


 


“你在我心里就是冠军啊。”胡歌这会儿不装作一本正经了,嘻嘻贱笑起来。


 


王凯觉得自己像是被一颗糖衣炮弹击中了胸口,浓浓的蜜糖在胸口砰砰炸出一朵朵烟花,这感觉真是太美妙了。他看着眼前这个笑得春光灿烂的人儿,眼角眉梢都写满了一种很奇特的——爱意?


 


王凯有点懵了,难道这家伙是在对自己放电吗?他脑中的小人儿猛地摇了摇头。可能只是我对他的抵抗力太差了而已。


 


说起来,王凯觉得胡歌最近一年多越发好看,越发柔情似水,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想念的原因。他觉得这个人像是自带发射器,不管是在澳洲逗袋鼠,在英国喂鸽子,还是在西藏发自拍,他总散发着一种水般温存丝般柔软的磁场,导致王凯都不太敢去看他的照片,尤其是临睡前,每次看到他扁着嘴像是受了惊吓的表情,或者满脸娇羞地低头浅笑,都恨不得立马打个飞的奔到他面前,撕开他的衣服把他按倒揉碎。


 


每次这样一想,他就觉得自己太没出息,活了三十多年了,形形色色的人什么样的没遇到过,为什么就只有胡歌让他魂牵梦萦,随便一点点举动都能搅乱自己的心智,就像现在这一刻。


 


王凯定了定神儿,嘴角勾着笑,盯着胡歌问:“你这两天有点奇怪啊”。


 


还没等胡歌有下一步解释,王凯突然被一只手拽走了,胡歌顺着胳膊抬眼一看,是小祖哥。他把另外一支麦克风递到王凯手里,说了句“有请原唱。”,王凯也就只能在大家的起哄和推推搡搡中走到屏幕前,幽幽唱起来,进到副歌部分两个人还一起和声,满屋子的人都跟着左摇右晃地哼着旋律,气氛相当融洽,只有胡歌小嘴微撇头顶乌云。


 


寿星一开头,后面集体跟着盖楼,接下来整个剧组都进入了《跨界歌王》模式,把王凯的歌全部都点了一遍。王凯想拦也拦不住,一直在屋里盯着自己看也太别扭,干脆裹上大衣和帽子,跑到屋外抽烟去了。


 


找了个偏僻的角落站定,烟刚拿在指间,就有一星火递了过来。


 


王凯一惊。“你怎么出来了?”就着那火把烟点上了。


 


小祖哥也给自己点了一支,不慌不忙说了两个字:“陪你。”


 


王凯也不回答,转过去默默吐了一团烟雾。


 


“王凯,今天是我生日。”


 


“对呀,所以你这个寿星应该进去陪大家唱歌才对,不用陪我。”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王凯不答话。


 


小祖哥缓缓吐出一口烟,转身定定地看向王凯,“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你知道我的心意,最好的生日礼物,只有你能给我。” 


 


王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夜风很凉,小祖哥裹了裹自己的羽绒服。“我可以离开香港到北京来,或者你喜欢的任何城市。”


 


“我们不可能的。”王凯轻飘飘地说。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知道你的处境,我们可以秘密交往。”小祖哥的声音里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决心。


 


王凯叹了一口气。“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你不喜欢男人?你别拿这种借口骗我。”


 


王凯转向他,苦笑了一下,“不是不喜欢,而是……”他不想说下去了。


 


小祖哥却决意要戳穿他,“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心里有一个人对吗?是胡歌对吗?”


 


王凯答得云淡风轻:“对。”


 


“他不适合你的。”


 


“我知道。”王凯眼睛看着远方,声音依然淡淡的,慢悠悠的,像是医生对病人说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病得很重了,病人会回答的那种“我知道”。


 


小祖哥忍不住提高了一点音量:“他这个人不是池中之物,你跟他在一起会很辛苦,很辛苦。”


 


“我知道。”


 


“他没法给你安全感,没法给你一个承诺,但是我可以。”


 


“我知道。”


 


“那你也要选他吗?”小祖哥沉着声音问,似乎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是王凯的回答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问题就是,他不是个选择题。” 王凯又露出了一丝苦笑。


 


“……我不明白。”


 


“其实我也不明白。”王凯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半晌才说:“你听说过那句话吗?当某个人出现之后,其他所有人都变成了将就。”


 


小祖哥有点意外,他没想到看起来那么开朗阳光的一个人,也有这样细腻感性的一面。“你以为这样很浪漫,但这很不切实际,如果他不想跟你在一起呢?你难道要为他等一辈子吗?就因为不要将就?”


 


王凯笑了笑,“人这辈子有太多事需要将就了,能坚持的,就坚持一下吧。”


 


小祖哥不答话,王凯的思绪在这夜风里渐渐飘忽起来,又自顾自地说下去,“你知道吗?当年我从武汉到北京,根本没给自己留退路,从来没有想过如果不成怎么办。之后,之后我坚持了差不多十年才出头,才有现在你看到的这些。我要是一开始就想着不行就撤,那可能八年前我就回老家了。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小祖哥看着远处,心已经凉了一半。“明白,你是说你对胡歌,也没有留退路。”


 


王凯看了他一眼,笑言道:“你不要觉得我特别傻,只是浪漫主义什么的,我认定演戏这条路,是我知道我适合,我热爱,我知道我一定能成,所以十年我也能坚持。感情也一样,我跟他,我一直有种……信念,不是痴心,是信念,我总是冥冥中觉得我们可以在一起,可以很幸福。”


 


“那他也这么想吗?他跟你在同一个频道上吗?” 小祖哥的追问来的毫不留情。


 


沉默良久,王凯只能有些黯然地说:“我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去搞清楚?”


 


是啊,为什么不去搞清楚。在感情的事上,他一向不喜欢拖泥带水猜来猜去,按照他的个性,人生字典里根本就不该有暗恋这个词,不该有搞暧昧这种行径。可是一旦面对胡歌,他的字典就像瞬间变成了无字天书。对于胡歌这段时间以来的态度王凯不是没感觉,但正是因为太享受这感觉,他不敢轻易打破,他好像抱定了三个月后各奔东西的想法,就当这段时间的日子是临别前的狂欢,是天亮前的一夜贪杯好了。胡歌到底是怎么想的,哪怕杀青之后再去搞清楚也不迟,现在的每一天,就让我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见王凯久久不回答,小祖哥大概也猜到了他是没勇气去问,心里越发觉得难以理解,“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爱他什么?”


 


王凯垂下眼睛淡淡一笑,不甜蜜也不苦涩,更像是陷入某段沉思。


 


我爱他什么?王凯何尝没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如果把这个问题抛给胡歌随便的一个什么粉丝,都能给你列出来一堆光鲜的词汇:颜值高、演技好、有想法、有才华、智慧、幽默、谦虚、认真,既能帅破天际又能可爱到掉渣。这些王凯当然也都喜欢,他也能一口气用八九个形容词来跟记者描述他眼中的胡歌。但是爱跟喜欢不一样,胡歌在他的心里,早已经不再是一大串形容词了,更不再是外人眼中那个金光闪闪的明星。他的傻,他的邋遢,他的冷笑话,他神奇的脑回路,他微微佝偻着的背,他柔软而杂乱的头发,他理亏却还要嘴硬时候的迷之口音,他隔着一群人依然能跟自己心有灵犀相视一笑的眼神……所有的一切都能牵动王凯的嘴角,让他一想起就觉得温暖荡漾。


 


当年王凯确认自己爱上胡歌,就是因为每次跟别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不管玩得多么High,也总有一些东西能让他想起胡歌,而只有跟胡歌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觉得心无旁骛,心和魂儿都待在了该待的地方,好像全世界都变淡了消失了,只有他眼中的我,和我眼中的他。


 


于是王凯也就认栽了,他眼看着胡歌这个人,连带着他们共同的记忆,连带着他心底纷纷的情欲,都模糊成了一团光,溶解进他的骨血里,从此拆不走,也散不开。


 


北京的夜空今天格外地澄澈,大风吹散了雾霾,月光跟霓虹连成一片。王凯手中的一星烟火也成了这缤纷夜色中的一部分,相形之下那么的渺小,那么细不可查,但越是遭遇狂风就越燃得旺盛,在他的手指间不妥协地闪动着,没有蔓延,也没有熄灭。正如他想坚持的这份爱情。


 


王凯转过头,对小祖哥说:“我爱他,就像爱一部分的自己。”这次他完全展开了笑颜,“还是最好的那部分。”


 


TBC


********************


下一章(22)





评论
热度(535)

© Ma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