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y

 

【凯歌】北京日和20

城市房间:

超现实设定,现实向背景;


两个男人腻腻歪歪过日子的故事;


圈地自萌,不喜勿入,请勿KY;


——————————————


王凯不知怎么稀里糊涂开车到的机场。秋日的暖阳下,宏伟连绵的机场大厅一片金光熠熠,晃得人心神恍惚。王凯坐在车里,眼见胡歌从那一片金光中脱身而出,仿佛只是瞬间,就到了他的跟前。他使劲儿摇晃了一下头,让自己冷静下来,把手机递给胡歌。


“这是你吗?”王凯问得直接。


胡歌去了一趟南美,整个人都变了个样。头发长了,胡子拉碴,胸前戴着一串奇形怪状的骨制项链。王凯的目光落到这串项链上,心猛地往下一沉。那照片上的人他看不清楚,这串链子却十分打眼。刚刚他还在想胡歌身上没有这种首饰,应该不是他,而现在……


胡歌低头盯着手机,额发垂下来遮住眼睛,不知在想什么。


半晌,他抬起头来,王凯赫然发现他眼眶湿了。


“对不起,凯哥……我撑不住了……”


王凯的心都被他的眼泪砸碎了,嚅动着嘴唇,只会问:“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胡歌在车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扒开车窗大吼:“你醒醒啊王凯!那不过是个梦啊!我怎么可能这么混账!!!”


眼见车里俩人马上就要上演执手相看泪眼抱头痛哭的戏码,胡歌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随手操起地上一个路障,对着前挡风玻璃就砸了过去。


只听哗啦一声巨响,玻璃应声而碎,但响声却连绵不绝。胡歌回头,只见天边亮处,不知何时涌出了一大片洪水,如千军万马般向着这边奔涌过来。


“王凯快跑!”


胡歌不知道在梦里人会不会死,想必是不会的。但逃生的本能依旧让他一脚踹开车门,拉着王凯就下了车。


至于另一个那么混账的胡歌,他是不会管了。


王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硬生生给胡歌拖着,刚跌跌撞撞走了几步,身后洪水哗地将他们淹没了。


 


风,很轻很轻的风,如一片羽毛掠过脸颊,王凯觉得很舒服,他舒展四肢,在无尽的虚空里放松下来,感觉自己随风变成了一朵云,与天上的云朵相看两不厌。


心,就这样静了下来。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也突然得到了解释。


为什么他醒来后见到胡歌在厨房做早饭觉得很怪异?因为这是他们生活场景中他常常为胡歌做的一幕;为什么胡歌不追问他刘先无和鸣沙山的事?因为他潜意识里不想胡歌刨根究底;为什么时间忽快忽慢,胡歌明明和江疏影才重逢一个月,江疏影就有了身孕,还小腹微凸?因为,这根本不是真的。


这只是个梦。


梦里投射了他最深的恐惧。


他的心性原本是条宽广平静的大江大河,却没想到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还是有惊慌失措的时刻。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作为一个成年男人,面上不能表露,便全藏在了梦里。


而现在,他知道自己还在做梦。只不过漂荡在这条江上,心已经渐渐平静下来。他慢慢地转过头,看到胡歌也躺在自己身边——另一个胡歌,那个“好”的胡歌。


王凯从来没有这么庆幸胡歌能拥有潜入梦境的超能力!


“是你吗?”他满手的水珠,分开胡歌的湿发,露出那双深邃而清澈的眼睛。胡歌静静地看着他,从水里抬起身来,覆上去吻了他一下。


仿佛开启了什么睡美人的魔法,王凯只觉得脑海一亮,刹那睁开了眼睛。


 


同时醒来的还有胡歌。


他们赤身裸体,抱在一起。胡歌仿佛刚从一场大战中逃生,全身大汗淋漓,却不错眼珠地盯着王凯。隔这么近的距离,他看到王凯那乌黑的眼珠里藏着的一点脆弱,这脆弱如锋芒针尖,在他心底轻轻一点,瞬间疼得他一哆嗦。


他很少有这种怜惜别人的感觉,特别是对着王凯这样意志坚强的大男人,胡歌一直觉得他是无坚不摧的、乐观积极的鸡汤导师,每每在自己迷惑纠结的时刻拉上一把。但此时此刻,他真真切切有了一种非常心疼眼前人的感觉。这感觉汹涌而上,将他完全吞没。胡歌一个用力,把眼前人压在肩头,止不住地颤抖。


他感到这爱已经深入血肉骨髓,贯通四肢百骸,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了。


除非他死。


不,死也不行!


王凯一动不动地任他抱着,半晌,轻轻地说:“还好只是个梦。”


“傻子!”胡歌问,“为什么你都不说?”


“说什么?”


“你害怕我去找代孕吧?你也不喜欢这种方式对不对?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我……”王凯迟疑片刻,“我不想你妈妈失望,更不想你失望。”


“我不会失望。”胡歌抓着他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我比你更不喜欢这种方式!我不想和任何女人拥有孩子,哪怕是代孕也不行!如果我们注定不能有自己的孩子,我宁愿没有!”


“可是你妈妈……”


“我会搞定她。”胡歌斩钉截铁地说。


王凯呆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从胡歌口中听到如此决断的话语。


“所以你不要再做那些乱七八糟的梦了好吗?”胡歌想起梦中那些事,真有些哭笑不得,“我怎么可能和江疏影有孩子?!当年我对她就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胡歌说到这里,原本就转速极快的大脑突然抓到了最关键的一点,猛地看向王凯,“你以为?我的天,原来你一直以为我对她余情未了?”


王凯轻轻咳嗽了一声:“不是余情未了,是心有遗憾。”


胡歌一拍脑袋:“我遗憾个屁啊!我当年和她在一起很大原因是……”


他没说下去。这部分是胡歌心里的一个结,是他活了三十多年最纠结痛苦最颠覆三观的一段时光。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哪怕和王凯在一起之后,也从未向他提起。


王凯还一直以为他是《伪装者》时期与江疏影分手后,才心灰意冷和他混在一起,以至于后来泥足深陷万劫不复。


他不知道,早在他爱上他的时候,他已经被爱所困了。


“因为什么?”王凯屏息静气地看着他。


半晌,胡歌低低地吐出一个字:“你。”


仿佛一道掩盖了许久的大幕被开启,王凯眼前一片雪亮。他猛地翻了个身,将胡歌压在身下,乌黑的眼睛里仿佛闪着星辰。


“因为我?”


“因为你在拍《琅琊榜》的时候勾引我、诱惑我、把我往坑里带……”他话还没说完,也不需要说完,王凯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他感觉自己果然在情感上是个只知道往前冲的二愣子,竟然连这么明显的事实都没看出来。不,不是没看出来,而是从来不敢想。毕竟当年他是一个犄角旮旯里的小角色,而胡歌已经是年少成名的大明星了。


他从不敢奢望那些若有似无的试探是因为爱情,而爱情其实早在那年那日就悄悄地来了。


王凯低头堵住胡歌的嘴唇,想要亲他,被胡歌拉扯开:“喂,我的问题交代完了,你的还没交代呢?”


“我有什么问题?”


“别装傻!我问你,刘先无说的是真的吗?和我在一起,你,你……”胡歌的声音低下去,“你真的觉得很辛苦?”


王凯笑笑:“你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


“爱是含笑饮毒酒。再辛苦,我也甘之如饴。更何况,”王凯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颊,“你带给我快乐,远远大过于辛苦。”他的声音低低的、又轻轻的,如夜雨滴落在胡歌耳边,“你很高贵很耀眼,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像天空中的明月,皎洁如华、高不可攀;但没想到你一点儿也不高冷,你喜欢恶作剧、你喜欢开玩笑,很快就和剧组打成一片。但是我知道在这些玩笑的背后,你其实有一种天真和敏感,那是真正纯真的人才会有的气质。我喜欢你骨子里的这种纯真,它太难得了,所以很脆弱,很孩子气,需要人好好保护。歌歌,我想保护你,就像萧景琰为梅长苏挡剑,阿诚哥救明台逃出生天,就像大狮子保护小猫咪……”


胡歌从来没听过王凯说过这么肉麻的情话,一时之间竟然呆住了,嗫嚅着说:“你今天就四十了……”


“四十了怎么了?四十了就不能说真心话了?”王凯笑道,“之前你问我,你在梦里问我为什么会哭。其实很简单,因为我觉得很庆幸很感动。”


“很庆幸很感动?为什么?”


“因为我摘到了心中明月。”他在他眼角轻轻一吻,仿若一个虔诚的仪式。


胡歌深深地看着他,猛地想到了什么。


“等一等!”


“怎么了?”


胡歌推开他,翻身下床,开始在西裤兜里翻找起来。


片刻之后他回到床上,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圆形的首饰盒。


王凯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脑子里闪过一片白光,他已经预见到胡歌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歌歌……”


胡歌将首饰盒打开,里面是一双简单古朴的银戒,闪烁着月光般的银辉。


“我在巴西买的。生日礼物。”他拿出其中一只,“来,伸手。”


王凯张开他那只修长到不像话的左手,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的爱人将银戒套上自己的无名指,仿佛套上了一生的幸福。


他们在一起七年,虽然已将彼此视作此生挚爱,却因为条件所限,又因为互相信任,从未想过要靠婚礼或者戒指来做什么保证。


但现在,王凯看着自己手指上的一抹光华,突然觉得,有这样的保证和束缚,也不错。


非常不错。


特别不错!


他突然就热泪盈眶了。



评论
热度(389)

© Ma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