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y

 

爱我所爱

【凯歌】世间始终你好(46)

二斤情丝绕:

接上篇(45)


————————




“关导,你看我们都检查过了,没事的,可以接着来啊!”胡歌还在不依不饶,但是经过了这样惊心动魄的过程之后,关锦鹏说什么也不敢让两个主演再亲自上阵了。




“你们的镜头够用了,剩下的交给替身。”




“可是……”




“好了好了,我心里有数,不是特别照顾你们。胡歌,你也冷静点,自从上了雪山你就一直拼命,这不是好事情啊。王凯你劝劝他。”关锦鹏扔下这些话之后就转身走了,留下两个人在风中各自沉默。




劝他?要我怎么劝……王凯心里嘀咕着。他当然也看得出来胡歌回来之后的变化:拍戏时恨不得往最险的地方走,往最陡的地方爬,不断地拒绝替身,天天把没事没事挂在嘴上,然后去做那些最危险动作。王凯知道,不是他真的喜欢逞能,他这是在跟自己怄气。当糟糕的情绪无处发泄的时候, 当处境被逼到绝路的时候,人往往就喜欢做一些极端的事情。这些天不管胡歌在人前怎么谈笑风生,也有藏不住的落寞被他看在眼里,但最让他难受的还是胡歌与他独处时的样子。他那样爱笑爱闹的一个人,却像是狠命勒紧自己一般,收敛着嘴角的弧度,打散了眼中的神采,也遮掩了语气中的甜蜜,像一只把自己困在囚笼里的鸟。很多个瞬间,王凯真想大喊一声够了!我收回我的话,我说过我要定你了!不要再挣扎了!




王凯本来是希望他的让步能让彼此有抽身的余地,但他现在很恐慌,怕胡歌再也做不回那个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一般的胡歌了。想想看,他自己又何尝还能做回那个不退让不妥协每天盒盒盒的王凯呢。真正爱过的两个人,谁也没办法全身而退。




王凯转头看了看胡歌,他在那里没精打采地弓着背站着,看起来关导不让他拍他还是不甘心。王凯很想让他好好发泄一下,什么雨中狂奔也好酩酊大醉也好都可以,但在这高海拔的雪山之上不行,他真的很担心胡歌的安全。




“你刚刚都听到了吧,我的话你不听关导的话你总得听吧?收敛点儿,别总玩命了。”




胡歌看着远处他和王凯的替身,红色冲锋衣和蓝色冲锋衣在软梯上纠缠在一起,他救他上来,把他拉扯到另一边。生死相抵,性命相交。这样的场面果然精彩。他苦笑了一声。“是啊,不玩命了。你看他们多好,起码还有玩命的自由。”




王凯顺着胡歌的视线看过去,不知道他说的是两个替身还是两个角色。不管是谁,他说的都没错。




———




王凯和胡歌本来以为这会是特别紧张的一天,没想到早早被关导放冷板凳。下午他们拍了营救之后躺在雪地里大笑的场面,又拍了几组登山时候的特写,就算是提前收工了。胡歌知道拗不过关导,但营地离这外景地很远,他也不想提前自己回去,就眼巴巴地跟王凯站在一边,看着替身去完成惊险的爬山镜头。看了许久他突然对八字环菊绳抓节这些登山装备产生了兴趣,想去找登山指导讨教讨教,刚走出几步王凯就在背后喊:“干吗去啊?”




“找巴桑聊天。”




“你……注意安全。”




“我又不是小孩子。”胡歌扭头走了。




王凯轻声了一口气。你在我眼里可不就是小孩子么。




雪山的天气就跟胡歌的心思一样,捉摸不透,说变就变。三点多还是一派明媚呢,四点的时候突然刮起大风,天空中的蓝色迅速退却,被水墨点染般的乌云覆盖,看样子晚上又有一场雪了。好在重要的部分都已经拍摄完成,关导让各个部门赶紧拾掇一下回营地去。一时间收机器的收机器,收道具的收道具。王凯凑过去帮忙的时候看到巴桑从临时帐篷里走出来,提着一堆登山装备。




“巴桑,胡歌呢?”




“胡歌?他没跟你在一起吗?”




“没有啊……他不是说去找你聊天吗?”




“他跟我聊了一会儿就走了,走了半个多小时了吧。没回来找你们?”




王凯的脑子嗡地一响,但马上告诉自己冷静点儿。不会的,不会有事,这么大的人还能丢了吗。




天色还不那么黑,他先是在拍登山的这处地界上扫视着。胡歌穿的是一身红,应该很容易发现的。红色,红色,红色……看了一圈,没有,周围都没有。王凯又往上午的拍摄地点走过去,这一天也就这么两处景,也就只有这两处还有剧组的人。到了这里四处探看,红色,红色……依然没有。又往前走了几步,那个软梯还在,下面是深不见底也望不到头的冰川裂缝。王凯看了几眼,心跳都漏了一拍,万一要是脚下不稳跌进去……不不,不会不会,别吓唬自己。




镇定,要镇定。先问问看,也许胡歌已经跟别人交代过行程。赶忙问了一圈。关导不知道,副导Peter不知道,服装老师,动作指导老师,场务小哥都问了,都不知道。又跑进临时搭的两个帐篷看了看,果然也没有。赶紧又跑出来。站在帐篷门口环顾四周,依旧看不到他最熟悉的那个身影。




他会去哪儿呢?虽然他今天的戏已经完成了,但胡歌从来不会随便离组的,这是在珠峰上,不是在什么影视城,他绝对不会到处瞎溜达的,关导之前已经交代过很多次了,一定要集体行动,不能落单。而且剧组的外景地虽然算不上险峻,但能活动的平坦区域也就这么大,再往外转不是陡坡就是裂缝,巴桑说他半小时前就走了,就算是跑到附近看风景也该回来了,怎么会不见呢?还有哪里?还有哪里可以找?




风刮得越来越猛烈,又有无数把小刀唰唰地擦过王凯的脸,可是这会儿他什么也感觉不到。




关导已经发动大家互相问问有没有人见到胡歌,依然未果之后关锦鹏也有些沉不住气,但他一看王凯脸色惨白的模样,便又拿出了一份沉着,“别慌,他一定是先回营地了。”




王凯没回答。想给营地打电话,但根本没有信号。他知道胡歌回营地的可能性很小,他们驻扎的营地离这外景地有一段距离,即便是巴桑他们带队走也要30多分钟,他不会不打招呼自己先回去的,而且他这个路痴在这种地方不跟着大部队根本找不到回去的路。想到这里王凯心里猛地一紧。他会不会真的逞能自己走了……他刚刚还说自己连玩命的自由都没有,不会跑去做什么玩命的事了吧……就算没有,就算只是迷路了,在这茫茫的雪山上,每时每刻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啊。




王凯不敢再想下去了。不停告诉自己我是关心则乱,杞人忧天,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Peter走过来凑近关锦鹏说:“关导,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先转移机器回去,这大雪可能很快就要来了,等下机器都要被埋住。”




王凯听到这话,刚想要冷静一下的情绪又瞬间被搅得一团乱。可他知道关导说得对,不管怎样,先回营地看看。




剧组留下几个人仍在原地等着,怕万一胡歌再找回来,王凯跟其他的人先返回。回去的路上,风声每大一些,天色每暗一分,王凯的心就更沉一点。脑袋里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像走马灯一样乱晃。他一会儿觉得回到营地掀开帐篷胡歌肯定就在那里,等一下又突然后悔没有留下来,胡歌一定还在片场附近,一会儿恨不得快马加鞭地回去,一会儿又走走停停到处扫视,想着万一他也在这条回来的路上……王凯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挪着步,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走的有多快多急,等马上到了营地门口,他突然间开始紧张地心脏狂跳。




这是最后的可能了。万一胡歌不在怎么办,万一他不在这里,我要去哪里找?万一过了今晚都找不到,明天……在这风雪里过了一夜之后,还有明天吗?……




王凯觉得腿突然不听使唤了,不敢再挪步,扶着膝盖喘着气停了下来。最后还是剧组的人去掀的门,挨个帐篷里喊了一圈。




“胡歌?”“胡歌?”“你们看到胡歌了吗?”




王凯听着,等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可能是等一个自己早已经预感到的事实吧。他不会在这里的。




天色又暗了几分,大风中开始裹夹着一些细小的雪花,凌冽地划过王凯的脸。




镇定。镇定。镇定。




王凯用力甩了甩头,深呼吸,直起腰,刚想挪步,突然发现最远处的帐篷后面闪过一道红色的身影。




“胡歌?胡歌!胡歌!”王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过去的,连喊声都变了腔调。跑得越近就看得越清楚一些,红色冲锋衣,这身高,体型,不会错的,一定是他!




“你跑哪儿去了!!”终于跑到近前,王凯想抱住他但用力太大,一把就把对方扑倒了。等到两个人都跌进雪里,王凯简直想趴在他身上先揍他一顿再痛骂几句,可是身旁的这个人一出声,王凯就像是被人迎头给砸了一棍子。




“王凯哥,是我,是我,我也在找胡歌呢。”




王凯定了定神,是胡歌的替身演员。他知道,这会儿他听出来也看出来了,可他不甘心,疯子似的地扯掉了人家的帽子,抓着他的肩膀摇了摇,好像在最后一次确定这真的不是胡歌。




真的不是。怎么就不是呢?让他是胡歌好不好,我刚刚不该那么想的,只要是胡歌就好,我不揍他也不骂他了。只要是胡歌就好。




一滴泪唰地从王凯的眼中滚落,无声地砸进了雪里。人最怕的不是一直绝望着,而是燃起希望之后又瞬间被扑灭了。




王凯站起身,擦了擦眼睛,去帐篷里拿了手电筒,径直往外走。




“王凯你做什么?”关锦鹏一把拉住他。“我们已经跟大本营和救援队都联系了,都在找了,你这样出去太危险。天马上就黑了。”




“关导你觉得我能坐在这里等吗?”




关导看了看他,那是一张他从没见过的冰冷紧绷的脸,跟他说这话时的语气一样。关锦鹏心里也焦虑极了,可他弄丢了一个男主角,再把另一个也搭进去可要怎么办。不过他也比谁都清楚,这时候没有人能劝得住王凯。




关锦鹏叹了口气。“好,我不拦你,让巴桑带两个人跟你去。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能冲动,平安回来。”




“放心,我和他都会平安回来的。我答应过他,有我在他死不了。”王凯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决,扣上帽子,又踏进了茫茫的雪中。




TBC


*********


我知道不该卡到这里的,今晚会有第二更



评论
热度(333)

© Ma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