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y

 

爱我所爱

欢乐今宵 77-完结

阿穿用生命刷淘宝:

与真人无关,无关,无关

—————————————————————

七十七
胡戈几乎是与他同时知道消息的,他的团队跟了他很多年对他保护得一向很好,对他的性格也太过了解,哪怕他什么都没说过也知道王恺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胡戈在圈里摸爬滚打多年,这样回避过的人,也只有王恺一个而已。
所以如今遇到这种事,也只能来问他自己意见。
他听到消息那一瞬间连眼皮都没有抬,好的,没问题。但往下抿住的唇线表明了他不想再就这个问题进一步讨论。
所以也没人敢多问一句。
其实胡戈的内心还算平静,他只是不想说话了而已。
他们上一次在公开场合见面还是在3月初的品质盛典,那时他们还没分手,王恺在红毯结束后才匆匆赶到,领完奖后又匆匆离去,他们没说上话,隔着三张桌子对望,他在台下听他唱一首漫长的情歌。
然后他们分手,大半年都没见过彼此,结果要么不见,要么一见面就是要在春晚一起合唱。
还能有比这更魔幻更鬼扯的情节吗?
胡戈连笑都笑不出来。
有些人你真的以为能够再也不见,但命运偏偏不肯答应,你又有什么办法?
 
七十八
第一次彩排那天胡戈先到了,没看到王恺让他莫名松了一口气。
王恺是被簇拥着进来的,他们身边都跟着各自团队,无论走到哪里总有人将他们团团围住,不知是保护还是隔离。
可他那么显眼,一眼就能看到他,胡戈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吐出的那口气又堵回了胸口。
他几乎是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望住他。真糟糕,他到现在也没想好见面要和他说什么。
而王恺似乎同样一进门就看见了他,干脆就直直向他走来,什么话也没说就张开手臂给了他一个拥抱。
胡戈的脑袋一片空白,他知道自己机械地回抱住了他,肌肉记忆复苏得比他想象得还要快,然后出现在他明明已经停止运转的大脑中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他瘦了。
他有一种迟钝的恍惚感,甚至有一种错觉,仿佛有许多话都融化在了这个拥抱里,不必再说出口,彼此就心知肚明。
直到王恺拍了拍他的背,他才意识到他该松手了。然后他看着自己和王恺笑着寒暄,最近好不好,忙不忙,开心不开心?
论演技,他们都是专业的。
王恺坦荡得像他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笑着问他歌词背熟了没,彩排前要不要提前设计些动作。
他也万分配合地笑着对答如流。
就像狗血大戏里最烂俗的情节,一对旧情人在一群人的围观中若无其事地表演好友戏码。
 
七十九
你知道做演员最惨的是什么吗?
戏烂人未死,总要演下去。
 
八十
胡戈瘦了。
比起三月的时候,他瘦了好多。
那个人看起来消瘦而疲惫,只有笑容如常,是他最拿手的那个弧度。
王恺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去抱住他,他原本以为会是一次握手,说来好笑,他甚至在进门之前悄悄地擦了擦手心的汗。
可是看到那人的一瞬间他就全忘了之前的设想,他都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抱住了他。
短短几秒,记忆就呼啸而来,触觉和嗅觉全方面苏醒,他记得他的体温和发梢的味道。
胡戈似乎将他抱得更紧了一些,让他几乎不能呼吸。
于是他拍拍他的背,先松开手。
他说,老胡,好久不见。
胡戈终于放开他,慢慢地说,是啊,恺哥,好久不见。
谁也不知道拥抱的几秒钟有多么惊心动魄。

八十一
胡戈觉得这样下去不行。没错,他们都很正常,该笑就笑,该讨论就讨论,该排练就排练,但总有些微妙的尴尬挥之不去。
他甚至不能分辨春晚和王恺到底哪个让他更紧张。
而王恺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们按照设计动作击掌时,两个人的手掌同样又湿又冷。
一首歌唱得人大汗淋漓。
彩排完了就跟着采访,他以为等他回休息室时王恺已经走了,没想到他进去时他在里面刷手机,嘴里无意识地哼着歌。
恺哥你还没走啊?唱什么呢?他走过去,在众目睽睽总不能不闻不问。
卫视春晚的歌,练熟了随便唱唱。王恺抬头看他,你结束了?我还有一场采访。
嗯,我结束了。胡戈点点头,冷不防问,那歌叫什么名字?
王恺略带一点尴尬,呃,叫《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难怪他尴尬。
但尴尬尚未结束,有工作人员过来说王恺的采访改时间了,可以先走不用再等。
王恺的团队立刻开始准备离开,胡戈本来已经准备走了,见状却莫名地迟疑了一刻。
助理推了推他,走吧?
他站定了望着王恺,突然说,等等吧。
王恺非常明显地僵硬了一下。
两三分钟后,他们一前一后走出休息室。没有再说话,没有挥手,彼此粗糙地点了点头算是道别。
胡戈上了保姆车后深呼一口气,打开手机搜了搜那首歌。
旋律很熟悉,应该是听过的,就是不大记得了,看看歌词觉得有点应景,可是谁他妈要和你说好久不见?
现在的播放器做得那么智能,善解人意到令人发指,搜这歌竟然还有粉丝自制上传的粤语混剪版。
胡戈手贱地点了一下,然后对着手机和自己生了一路的气。

八十二
似等了一百年忽然明白
即使再见面
成熟地表演
不如不见

八十三
胡戈给王恺打了个电话。
王恺接电话的速度快得让他吓了一跳。
什么事?王恺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紧张。
没,没什么,就是和你说下后面两次彩排我不去了,在上海有个活动时间冲突了。
哦,好。王恺松了口气,其实这事他已经知道了,但他不想知道自己之前在担心什么。
两人沉默几秒,王恺开始没话找话,没关系,我第三次彩排也去不了。
是吗?胡戈的声音听起来很真诚,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嗯,有一个去法国的行程。王恺说。
胡戈突然笑了,真巧,又是法国。
为什么要说又呢?
可王恺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分手后他去了法国拍戏,如今他们分手后第一次相聚他又要去法国。
胡戈不该这么说的,他想,在经历了这么尴尬的半天,他们都在假装平静,这句话会把这假装的平静也打破。
他当然感觉得到胡戈对他的态度非常微妙,仿佛生怕他看出来他还在意他,又怕他真的以为他不在乎他了。而他自己呢,又好得到哪里去?
老胡。他叫了他一声,但没说出什么话来。
没事,我正好也要告诉你。胡戈在那头慢慢地说,我年后也要出国。
去哪?
英语国家。他说,去读书。
要去很久?
也许吧。
王恺又沉默,这事他之前听说过,但真的从他嘴里说出来还是有些莫名的难受,心里有些闷闷的却无话可说,可能他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关系他应该说什么,像挨了一记闷棍,迟钝的疼痛。
胡戈突然说,你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说什么?有什么好说?难道问他是不是因为他才要出国?王恺自认还没有自作多情到这份上。
于是他只是含糊地说了一句,有点突然,你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他说,你当时和我说我有我的事业和追求目标,我一直在想现在这些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可能我们都被栓得太死了,也许我能挣脱出去,看个角度看看,也许就不一样了。
王恺沉默一刻,嗯,也好。
你总是说试试吧,那就试试。反正不试怎么知道?
挺好的,你看,打牌的时候也是这样,只有赢家见好就收,纠缠不休的都是输家。你现在都变成人生赢家了,出去看看也没什么,回来再大杀四方也不错。他努力让话题显得轻松些,不过好像并没有成功。
我是不是赢家你难道不知道吗?胡戈说。
王恺语塞,他太了解他,胡戈这样尖锐的时候只是代表他在和自己较劲,伤人伤己。
你呢?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胡戈突然转了话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我没什么,今年应该不会像去年这么忙。他说,可能多留一点时间休息吧。
是吗?也好,人总不能一直拼命的。你终于想通了?
不是,因为我不需要那么拼命了。王恺平静地说。
怎么,觉得爬到山顶之后也不过如此?胡戈懒洋洋地带一点微微的嘲讽。
王恺握紧了手机,慢慢地说,爬到山顶干嘛呢?没必要了。我本来以为只要爬到山顶让别人仰望就不怕任何人来评头论足,这就是个慕强的社会,只要够牛逼做什么都有人来抢着替你说话。但是现在我不需要了。
因为我已经失去你了。
他本来不想说这些的,毕竟在之前胡戈问他干嘛这么拼的时候他也没说过。可能是胡戈嘲讽的态度激发了他,也可能觉得在这之后都不会有机会说出来了。
他之前那么拼命努力想要的无非是有一天他们能并肩站在山顶,在这个世界只要够强大就能自动把质疑变成吹捧,把花边新闻变成津津乐道的所谓佳话。
可是现在,他不需要了。没有什么东西需要他再去拼命保护,也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害他们了。
胡戈曾经想象过如果王恺再次在他面前表达对他的爱他会怎么样,他想他也许会失声痛哭,也许会疯了一样地反悔说我们不要再分手。可是生活就是生活,没有那么戏剧性,他比他自己想象的要平静的多。
最后他只是沙哑着嗓子说,恺哥,我们都别装了。我受不了了。
好。王恺简短地答应。
如果你依然还爱我,如果接下来就是漫长的分别,那就给彼此留下最后一点美好的回忆。

八十四
接下来的时间非常紧凑,彩排,录备播带以及太多太密集的采访,多得几乎让人恨不得装一个答录机,在听到重复问题的时候自动播放。
每一个记者都会问,今年和去年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再次和王恺合作是什么感觉,拍戏和合唱有什么不同?
胡戈在对付此类采访上一向游刃有余,心情好或不好时满嘴跑火车,你觉得他配合得要命,人也可爱得要命,过程也愉快得要命,然后结束回头一看,他除了套话什么都没说。
也有双人采访,他们把话说开之后王恺似乎非常坦荡,他好像真的不再害怕提起他注视他碰触他。
他真的什么都不再害怕了。
 
八十五
——你最不喜欢的鸡汤是什么?
——失败是成功之母。

八十六
谁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大部分的时候,你根本就没有第二次的机会。

八十七
录备播带时有一次在走廊里遇到了和王恺一起参加真人秀的成员。
胡戈站在他们后面看着他们非常热烈地拥抱。
“井宝是我弟弟。”王恺介绍说。
他们客气地握了握手,然后胡戈继续看着王恺和他弟弟聊得热火朝天,再恋恋不舍地道别。
看得出王恺是真的很喜欢真人秀的那几个弟弟,采访的时候问他平时唱谁的歌他还记得要说萧敬腾。
胡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他不当心看到的那场真人秀。
王恺和每个人都合拍,动不动就笑到天崩地裂。
王恺可以喜欢所有人,唯独不可以喜欢胡戈。
 
八十八
——我和井宝参加真人秀认识的。
——我知道,我看过。
——………………
——干嘛这么看我,很奇怪吗?我又没有取消关注你,知道不是很正常。
可是他关注了六百多个人,他作为六百分之一,应该淹没在每天几百上千条的信息里。
——胡戈……
——干嘛?
——别这样。
——我怎么样了?
——别让我觉得欠了你。
——你本来就欠我的。
——我欠你什么了?
——欠我一句“我愿意”。
 
八十九
春晚的演出不可谓不顺利。
他们在上台前碰了一下拳,像一对真正的好兄弟。
下台后坐在观众席里看着节目,又像一对最普通不过的观众。
其实他们在等着采访。
这次交集的最后一次双人采访。
在此之后,下一次见面不知道将会是什么时候,又或者下一次见面时不知道自己和对方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胡戈没想到自己会这样抗拒最后分离的到来,就像小说翻到最后一页,突然没有勇气面对结局。
那场采访的前半段他的状态并不好,倒是王恺在替他接话圆场,主持人称赞他们有默契,感情好。
他与王恺对视一眼,心里却苦涩地想,是的,他们当然有默契,这些默契和感情都是真的,坎坷也是真的。
可王恺说,不止是坎坷,还有很多别的东西。
他们经历过的一切,不管好的坏的都值得被想起被回忆被铭记。
这是典型的王恺式的思维方式,无论结局如何,过去的一切只要是真的都应该被尊重。
主持人又问了他出国留学的事,他说了很多,王恺在旁边安静地听着,点着头,可他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们之后将踏入不同的河流中,可是所有河流最终都会汇入海洋。

九十
谁都不想先说再见。
说过再见之后,
何时才能说你好。

九十一
最后的最后,王恺向他张开手臂,这是一次仓促的半个拥抱,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收回手匆匆离去。
王恺从来没有那么失态过。
胡戈看着他被簇拥的背影,身边团队的人也来催他。
他迈开腿,又忍不住回头看一眼。
王恺走得飞快,简直像是落荒而逃。
也许是因为离别比见面更需要勇气。
再过不到一小时,新的一年就要开始了。
他突然想起在上台前王恺与他击拳时,轻轻地在他耳边说过的话。
胡戈,这是一个完美的夜晚。
是的,这是一个完美的夜晚。

九十二
欢乐今宵
难忘今宵

九十三
我离开你
是因为害怕看着你
看着你的眼睛
对你说出
我愿意。

 
 —————————————————————

最后补充两句吧
萌rps真是非常虚无的事情
因为每个人其实都只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是糖是刀都全靠自己脑补
但我们怎么看都不重要不是么?
只要他们好就一切都好
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受这篇的影响
作者只是脑子坏了
今后该怎么萌就怎么萌
开心最重要

评论
热度(325)

© Mandy | Powered by LOFTER